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项目

农二代辍学做鸭堕尘埃贪慕虚华物质生活难自

来源: 2018年10月28日

农二代辍学做鸭堕尘埃 贪慕虚华物质生活难自拔

农二代,一个心酸又迷茫的代名词。相比于红二代、富二代,他们身处在繁华都市里的身影显得是那样的尴尬和孤独。他们的户口在农村,工作的地方在城镇。他们没有了土地,失去了退路

农二代辍学做鸭堕尘埃贪慕虚华物质生活难自

,前方的道路也显得那么艰辛又曲折。于是,在进和退之间,生存和面子之间,年轻的他们有了很多种不一样的选择,甚至是走向传统道德所不容的“做鸭”生活。

农二代辍学做鸭堕尘埃,贪慕虚华物质生活难自拔 。

小关就是这群“农二代”中从事特殊行业的一个缩影。今年20岁的小关身材高大,外表俊朗。一米八几的他每天的生活就是从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开始的,起床、烧水洗澡、洗头打扮,穿上用300元买来的黑色背心和裤子、白色外套,这就是他每天做鸭上班的工作服。小关从事做鸭这行已经有两三年了,早已养成了好逸恶劳、有钱就花的恶劣习惯。像他这样在大城市里生活多年的“农二代”,已经很难再回去适应家乡的贫穷生活了。

农二代来自农村,文化素质普遍不高,一般是读到初中就辍学了。他们来到繁华热闹的城市里,找寻生存机会的同时又害怕吃苦付出,总是想追求轻松容易的生活,有一分钱就花一分钱。他们喜欢城市繁华的物质生活,却又不想付出太多的劳动去获取。[周杰伦携与女友昆凌与起冲突 反拍遭曝光]

生存

“特殊”职业,谋生也难

21日是小关今年上班的第五天,梳妆打扮完,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。小关匆匆下楼,随便吃完一个快餐,晚上九点左右打车过去广州的一家夜总会上班。一趟需要25元左右,每天来回就要50元的交通费。小关这晚原本计划要去参加以前同事的婚礼,摸了摸口袋后发现已经没什么钱了。“50元的红包拿不出手,100元又太多,身上没钱了,还是面子重要,不去喝喜酒了。”尽管他心疼100元的红包钱,但每晚打的费还是很爽快地花的,“我们的同事都是打的上下班的。”

不到九点半,小关第一个到了夜总会。他上到二楼后直接进入其中的一个房间坐下,那个房间是每晚他们集中的地方。

小关的同事们陆续到来,穿着同样的黑色背心和白色外套,梳着差不多的发型。大家斜靠在沙发上,脚放在桌上,每人都抽着烟。在房间闲着没事做的同事们,开始聊各种各样的话题,同性恋、人妖等。过了一会,“平哥”感叹昨晚遇到的那批女人没有“抓住”。

“平哥”的感叹引起了大家共鸣,“生意惨淡哦”。有人抱怨老板经营不善,每晚来消费的客人太少了,有人说这个不能怪老板,是自己不够努力。之前还一直沉默的小关,建议大家从今晚开始,要主动去各个房间巡查,看见女客人就主动搭讪。“说不定那些女的本来没有找仔的想法,看到我们那么帅就改变主意了。”小关说完,大家哄堂大笑。

随机文章